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逸群

2010.8.2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小说] 柳 叶 青 青之一、二  

2014-06-18 08:59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,(受人之托)

春节后突然接到一位故交的来电,约我一定挤时间到他那儿去一趟,有件事想托我代劳。因近来身体欠佳,未能即时前往,事隔三日, 感不能再拖延了,便于次日,急忙趕去。这天,正是个阳光艳丽的大晴天,早饭后,我自行车一夹,便匆匆直奔他家。我这位老友的居处,离县城不到五里路,本是常来常往之地,谁知今日一路上,我就有点被迷住了,才几个月未来,!那一排排新农宅,粉墙红瓦,鳞次栉比,一派水乡新村景象,仿彿我摸迷路似的。幸好庄头那老槐树还在, 树傍他大儿早已守在那儿,见了我便立刻迎了过来。这位瘦高个的青年人,他眉开眼笑地对我说:“怕你不识俺家门,故特地守在庄头这树下来迎你的。父亲昨天刚被几位老同学来车接走,说是同往省财贸学院庆建校六十周年,故不能在家等你了。”随手接过我的自行车,帮我牵着,领我到了他家。我刚坐下,他一边忙着倒茶,一边即递给我一本日记本,用塑料袋包得严严的,说是他父亲临行交待了又交待,原打算由他亲手交给我的, 现只能表示歉意了。

接眷主人又说;“近来俺父亲、一有空总是要打开来看看, 说是想请你帮他改改错别字,好去付梓。前天父亲还对我说;约好您老今天来的, 现只有由我代交给你了。大叔;你有什么话要交待?或者等个把星期俺爹他回来再细叙。”说罢他又邀我到他父亲的书房去看看。我欣赏了老友的文墨后,没待多久,便道了谢,顺道而返了。

午饭后, 没顾得怎么休息,便急忙将那本珍贵的日记本打开, 捧在手中往写字桌前一坐,细细地拜读起来。

这是本老式日记本,像32开学生课本那般,封面还是棕黄色牛皮纸的,由于它年代已久,从外表看来已显得颇为陈旧了,但本子的角、却没有丝毫被折叠的痕迹。从这点便知,我这位老友, 对它是多么珍惜。当打开它的扉页,便是一笔醒目的正楷钢笔题字映在你的眼前;

“此乃余陈年随笔,距今已20多载,欣值建国六旬大庆之际,几经翻阅,往事历历,半个世纪以来,纵已似残叶碎片, 但它亦遗纤痕,缘敝帚自珍之故,不忍弃之,现披展于世, 望供同好一哂。”

当我读罢这几句言简意赅的赠言后,更使我爱不释手,便于当日如饥似渴地一气将它读完。 披诵之余,顿感琳琅满目,美不胜收,其翰墨之美, 主人公情操之雅,不敢独擅其味,为之,即遂墨主之意,箭迅荐于同好。

在此,有一点必须表白,往后书中之我,非代劳者我,乃吾之老友、王进同志.现将他的原稿呈上,请共赏之。

 

, (事出于巧)

人过知命之年,常会有许多往事在脑海里时隐时现的沉浮:尤其是我们这一代人,也可能是那流金岁月,所赋予较多的原由吧!有时在某一场合偶然遇到一丁点,似乎类似你记忆中早已消失了的人与事,顿时,就像接通电源般的使你触景生情,将它去苦苦思索、追忆;此人、此时、他在何处?他生活得又怎样?

大千世界,人作为历史长河中的一滴泡沫,不就是这样起伏、翻滚、涤荡,消失的么。真如有位前人所言:

世若浮云一瞬间,    寄身物外似尘烟。

漫吟桃叶添新绿,    空折梅花抒薛笺。

栽竹不妨芳圃倩,    歺芝应许玉颜延。

只因阅尽沧桑后,    履迹斑斑感慨鲜。

记得,今年五月中旬,我从省城风尘仆仆地,到边区的一个县去参加一次专业会议。会议结束那天,县纺织厂的头头,非要邀我们一行去厂莅临指导。下午三时许,来了辆“天津”大巴到招待所,将我们参加会议的全体人员,都接了去。缘午歺时我挡不住劝,多喝了两杯,直到了上车,还显得有些倦意,在车上迷迷糊糊的没觉片刻,车已开到厂门口了。略一停,就在车进厂门的那一瞬间,有个行人在车前一闪而过,从那人让车的姿势,和她的背影,我觉得都颇为熟悉,好像在哪儿见过,顿时,引我侧身靠车窗向外张望,车速人急,这突如其来的一闪,却未能让我再仔细看一眼, 给我留下更多的形迹, 这时,车已穿过两排翠桐,停到厂办公楼前了。当车门开开,热情的主人招呼我们下车时,我仍未在意,还在回头张望搜索那个人影呢!

厂会客室,设在那二楼正东的大头屋里,三面有窗,摆设并不多豪华,身临其境,却使人顿生舒适感。正面墙上,挂着一张企业整顿验收合格证, 并排着的是去年省、市政府颁发的两份嘉奖令,都由一付铝合金的镜框护着,倒也典雅。东墙挂着一幅近二米长约八十公分宽的丹青,画的岁寒三友,虽算不上上乘佳作,笔墨也较精巧, 整个画面呈现了一付雅洁飘逸的风采。我再回首看我身后的这排沙发顶上,挂着的是一系列厂绩图表,别致的是每幅图表上,都用了一排醒目的柳体楷书作标题,这下将我吸引了,这一意外的发现,迫使我赶紧放下刚端起的茶杯,转身站了起来,面对这端正俊丽,刚韧利落的墨迹凝视着,倍加珍赏。多亲切的笔迹!油然地使我联想起, 在那进厂时所见到的人影,可能就是多年前的一位老同事:“她----胡光同志。她竟会在这里?”

我这冒昧的举动,已将那位年轻的刘厂长惊动了,他误认为我对那些统计图表上的数字产生兴趣.急忙站到我身边,含笑地解释道:“没搞好,有几项指标还没达到省先进。”

我刚转过身来,想问他那笔字的事,坐在一旁的柳工,已抢先给刘厂长答话了:“三年三大步,成绩显殊! 企业搞得不错么。”

接着,坐在沙发右边的张书记,乐呵呵地边招呼边随上来:“来!请坐!喝杯清茶。”这使我只能耐下心坐了下来,想要问的话,一时也难于启齿。在听柳工他们兴致勃勃地,和主人们畅谈时。我虽有些忐忑不安,看大家对企业的生产形势,发展前景,谈得如此热呼,更觉得不便节外生枝,将话题扯远,索性将自已的疑问,暂搁一边.,凑个岔再张嘴吧。

寒喧片刻,主人邀我们到生产车间去实地指导,当我经过楼下计财科门前时,特意放慢步子,往里探了一探,真渴望能瞅到一付熟悉的脸庞。仿佛我要想寻找的人就在这里边似的。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