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逸群

2010.8.2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小说] 柳 叶 青 青 三, (成为知交)  

2014-06-19 07:13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我边走边在沉思:三十多年过去了,那是在苏南刚解放不久,我考上省干校的财训班。去报到的那天,兴高采烈的我背着行李,跨进校门直奔报到处, 当我办好了一项项入学手续,转身准备离开时, ,突然被一声;“唉!学习材料不领啦! 怔住了。我急忙回转一看,招乎我的竟是位女青年,她在一堆学习材料的后面坐着, 个头又矮,带付眼镜,真不易看到她,故没当她也是位工作人员,被她这么一喊,我回过去站到她面前时,便有些发愣,她用她那双明亮的青眸正视着我,命令式地道:“快一点,签个名!”当我笨手笨脚地把名签好,从她手中接过一大抱学习材料时,近距离的对她打量了一番;她身材约一米五几,又坐在一张矮板凳上,故显得更娇小了些, 但她那张清秀、墨发齐耳的瓜子脸,在一套挺合身的兰色列宁装的衬托下,显得颇为窈窕,这便是胡光同志给我的第一印象。后来我才得知她也是个学员,只是早我两天来校,主动去当志愿者而已。

举行开学典礼的那天,我突然发现,她就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我以惊讶的目光不时地在瞅她,开始我当她没察觉,当我不小心把笔帽掉到她脚跟前时,她却敏捷地拾起,递还给我,并严肃的瞥了我一眼,仿佛暗示;“别开小差!

顿时,我感到耳根都火辣辣的。

学习开始了,学校是按连排编制,她和我又编在同一个班,不知是我对她产生了敬畏感还是怎的,从那认识后,对她那朴实大方,待人爽直,和霭, 又深受大家敬重的影响吧,故往后再见她时,已不再在意她的身材是高是矮了。但我一直没主动跟她答过腔,即使是迎面在校内那里遇着。同班还有一位姓严的女同学, 胖墩墩的, 一米六五的个子, 倒也眉清目秀,她俩都很会唱歌,经常在一起。那时元旦刚过,可还是数九的日子,大家还都穿着冬装,我穿的是件中式旧长棉袍,袄面已有些腿色,下摆仅遮到膝盖,只要她俩单独碰着我时,可能是我的多疑吧,总见她俩像在唧唧私语,或宛然一笑,此时顿使我感到有些尴尬,自馁。幸好,三个月的学习期,很快就过去了,在这段紧张而又愉快的日子里,除了一二次校部办墙报外,我始终没和她单独接近过,谁知,在分配工作的前夕,她突然拿了本崭新的日记本, 捧到我的面前,要我题赠留念,我翻了翻头几页,除有校长,主任,教导员的题字外,一个学员的也没有,我踌躇有余,一时不知所措。

“你这个人,温燉水,快一点!我还得去找旁的同学呢!

在她热情而又喜悦的催促下, 我这才腼腆地拿起笔来,歪歪扭扭地写下了 “祝我们共同努力前进”几个字。这也提醒了我,随手也将我那本,颇逊色的日记本翻出来,递给她,刚说了声:“请……”下文还没续完,她即大方而又流畅地一挥而就:“新中国是属于我们这一代的。”随后她又用娴熟的草体签上了她的名字;“胡光”。

过后我捉摸,她为何会有这一个行动,在同学中,找我笫一个为她题赠,我想並非巧合,可能是出于我俩的学习成绩,在全校都较拔尖,结业典礼时,又同登领奖台的这一原由吧?是否再有其他因素,我就未敢去作非份之想了。

学员的工作分配,本上是返回原地区的原则,我们又回到了同一个市。事出系巧,却又被同分在一个工业局,同在一个计财科。她负责财务,我担任统计。那时全市全民企业寥寥,故科里的日常工作并不多忙,但她的一手清秀丰润好字,在局里稍有名气, 故又常被局长唤去、帮做些抄写材料等秘书工作。

三反五反,对私改造,我们一直朝夕相处,她是泼泼辣辣,处事果断,有时又有点任性,好逞强。在这段时间里,偶然,我发现她不仅钢笔字好,书法也颇有造诣,尤其是一笔柳体字,简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同时她对秋瑾女侠非常钦敬,还自题了一绝:

国破悲歌霄汉冲,    红楼女侠鼔晨钟。

一腔至善怜民血,    洒向昏庸朽祚熔。

然后,她将这首七绝书成斗方,托人精心装裱好,挂在自已的寝室里。

(下)

我们相处三年之久,虽然在工作上配合得都较默契,但一次也没推心置腹地交谈过,主要是当时的我、满脑子的封建意识,怕人说闲话,故没主动找她交谈过。

记得一天午后,那是个三春天, 天气暖洋洋的,日子也显得长了几许,手头也不摊制报表,当科室里就我们两人在,她坐在另一张办公桌,在那看闲书,这时,我想解开压在心头多时的一些疑问,便特地向她发话:“胡光同志,你那手毛笔字真好,跟谁学的?

她对我这一突如其来的问话,倒也没感到啥,也没放下她正在阅读的那本<中国青年>杂志,仅抬了抬头颇随意地回了我一句:“跟父亲!” 接着她还是又俯首看她的书.

“你从小就开始练的?”接着我紧追问了句;“那你父亲是老师? 他现在怎样, 还在教学?生活跟谁在一起?

这时,当她听了我一连串的提问后, 似乎是听到关注她父亲的事时,才使她兴奋而又自豪地和我答话。她放下手中的那本杂志,深深地吸了口气,帶几分自诩的口吻,便慢慢地向我细诉起来;她父亲是位老教师,家里藏书颇丰,从小不到七岁时,父亲就教她读书练字,不问寒冬还是酷暑,每天练毛笔字是必修课,不写五字不能丢笔,故养成至今这个习好。

,原来是门第出生。

接着她又告诉我;“父亲现在上海,他独自一个人生活。说到这里,她的语气显得颇为沉重,若有所思地补充道;“我母亲早不在了,我还有一个哥,解放前一年出国留学的,便一直没回来,父亲很想念他。说罢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 “ 以前还能通个信。最后又补上这么一句。

接着我又追问了一句:“你家的另外哪些亲人呢?爷爷、奶奶的。”

“我从小就没见过他们,我父亲是个苦命人,他七岁失去母亲,九岁失去父亲,从小是随嫂子长大的。”说到这里她更沮丧了,眼眶几乎欲盈出泪水。

我当时即感到有些出言不逊,不该追问她的家事似的,这不仅激起了她思亲之念,更使她陷入缅怀先慈之痛,此时我试图想使她恢复平静,说了句抚慰语;“将你父亲接到你身边不行吗!”

!他还在工作, 在上海南模中学教学。她沉默片刻, 宛如从沉痛中清醒过来似的,以企求的目光瞧着我说;“别谈这些吧。

被她这么一提,我本还想再劝导她两句,也就不便再张嘴了,彼此面面相觑,默默地坐了一会,窗外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,照在我们的身上,从那后我们间的心灵之窗也洞开了,彼此便感到亲近了许多,一天天话亦多了起来,逐渐成了至交,无话不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