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逸群

2010.8.2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小说] 柳 叶 青 青四. (飞来巨石)  

2014-06-20 07:17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一九五七年大鸣大放开始了,谁知我那儿来的那股劲,疯了似的白天黑夜的写,小胡可不,起先她一张大字报也没写,领导再三开会动员,组织我们去外单位参观,她也没提笔,她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,约近半个月,一天晚上,她独自在办公室里,灯几乎亮了一整夜,第二天一早,她把杰作拿出来了,竟是张漫画;用两整张、八开报纸大小的白光令纸,画了一幅弥勒佛像,一手握笔,一手掂钱,横幅是“有求必应”,当她把这张水墨画贴到会议室的正墙上时,观看的人无不哈哈大笑。

“多好的一幅画!画得真像.”

“真像我们的刘局长!”

“刘局长哪有这么胖!”

“不是胖,他管资金哪有原则。”

“大权在手,大笔一挥.

“唔!等局长自己来对照吧!”

胡光站在一旁一声不响,我明白,她对刘局长没原则,乱批款、乱拨钱,挥霍浪费,独断专行,早就有看法。

我记得就在今春,铁工厂的翻砂车间的工棚坏了,这本是个小修项目,用自己的更新改造资金解决就行了。厂里却打来个报告,说是改建,要求上级拨款.刘局大笔一挥,竟动用了财政拨的技朮革新备用金,而一下就拨去三万元,佔了局里该项目年指标总额的一半.当时刘局还十分得意地交待我们; “钱花完了再向财政伸手么,你不去要,旁人家要.反正老‘共’的钱,谁花都一样,况且咱又不上自已的腰包。”

铁工厂拿了这笔钱回去,究竟又是怎么用的呢?工棚是修了,仅花了不到万把块钱,其余的均作为办公设备的添置;会议室阔起来了,全新的拐角皮沙发两套,配上能围二十多人的大椭圆会议桌;厂级领导每人配了一辆新“飞鸽”,等等.这件事刘局他全都清楚,尤其是这类事近年来几个下属厂,就连续发生了好几起!凡是基层厂来要钱, 刘局都是“有求必应”.至于拨下去的款,用得当不当,他不问,一句话反正不是他掏钱,再说他自己真的没沾光吗!就他那骑的自行车,年年换新的,不都是基层厂给买的,其他还沾了些什么,旁人就不便过问了。

胡光对刘局的这些做法,一直是揺头的,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有时只自言自语地说一句;“当时反贪污,反浪费,反官僚主义是怎么混过来的。”故在这次运动中,胡光能画出这么一张图,决非偶然。

谁能想到,这幅画到了运动的“批判”阶段,竞成了众矢之“的”。

“丑化领导。”

“攻击党!

“明目张胆向党进攻!”

开始,小胡还撑得住,逐渐压力越来越大,小胡感到不对头,气得脸红红的。刘局长找她谈话,叫她虚心听取群众意见,深刻检讨,回到科里,她恼得气冲冲地说:“整风、整风,不是叫帮党整风吗?触到要害又怕疼了。叫谁虚心,国家的财产受损失,自己不检讨!

不知是谁把此话传到刘局的耳里,局长顿时咆哮如雷:“别看她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目无领导,如今还敢狡辩对抗运动,开批判大会,叫她公开检查。”

顿时便叫秘书通知全局人员开大会。会上,一片寂静,胡光泰然站着,听完局长的发言,当她听到这样对抗下去“性质要变”这句话时,只是微微一笑。这次会上,除了一些积极分子,对她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“帮助”外。我和很多人当时都一言没发,起初刘局不时的用眼瞅我,我也没回避,也可能当时争当打手的人有的是,后来刘局也就不那么频频地瞅我了。

接着是一些追问:“要她交出向党进攻的纲领, 计划, 目的。”胡光脸上除了红一阵白一阵外,一句话也没回答。

会后,回到科室里,她怀着满肚子的冤屈向我诉说:“谁向党进攻,得有根据。不实事求事,光拿大帽子压人,谁能服!”

我是同意她的说法的,但又无可奈何!我想劝她冷静些,但设身处地想想,在那是非不分的时机,除非是委曲求全,谁能冷静下来呢!我深知小胡是敢作敢当的人,阿谀奉承的话她是不想听的,何况我的话既不能代表组织、能宽慰她,又不是什么谋略高手, 能拿出帮她解脱困境的锦囊妙策。我亦深知、此时此刻用什么样的言辞、对她都不会产生感染力。

没隔二天, 局里又举行了第二次“批判”大会,局长当众宣布;“她的性质变了,要她认罪。”

胡光同志忽然开口说话了:“有理走遍天下,大家评评,刘局长掌管资金、是不是有求必应不讲原则,我倘若提得不对,处分我也没意见。”说话时,那双乌黒的瞳仁,像两把利箭似的射出寒光.连坐在她身后主席台上的刘局,也被逼得将头扭向一边。

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,在那场狂飙里,哪里去讲理。会议时间并不长,局长紧接着宣布;胡光恶毒地攻击党,对抗运动不接受教育经上级批准;定为“极右。”先拿她开了个刀。

至今我还记得很清楚,那天在宣布时,胡光同志的脸,霎时变得阴郁惨白,她紧咬嘴唇,眼里却没有求人怜悯的泪水,而是对不公正的‘待遇’充满着怨艾,两眼熠熠发光,透过那付眼镜也看得出来。

顿时,到会的人都很惋惜,纷纷的议论; “完了。敌我矛盾,这辈子完了!

当阳光被黑暗的色圈挡住时,它会使某些人与物失去光泽。在那股强台风的袭击下,广阔的原野上有数以几十万计的纤嫩幼苗受到摧残。胡光也只仅仅是那几十万株幼苗之一, 他们不都是被这样一次次的大会小会的“帮助”后,终于被那“右”的巨石压下了的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