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逸群

2010.8.2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小说] 柳 叶 青 青六.(小别重逢)  

2014-06-22 08:02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我在乡下时,也曾多次打听过她,后得知,她就在郊区的一个山上劳动,在那植树。我们相距虽只有二十多里路,但不通车, 全是乡村小道,碰着阴雨天,这泥泞小径,连自行车也难骑过去。 由于交通不便,纵经常牵挂她,但仅去看过她一次.后来“大跃进”了,白天黑夜的加班放“卫星”,也就再没时间去她那儿了。

那次去,是我们分别三个月后的一次会晤。就在开春不久,我凑了一个星期天,(我们在农闲时,还是按时过星期的,)大清早起来,歩行到那里已是十点多钟,我先到村里找到她落户处, 那是个零落的小村庄,仅住着十多户人家,坐北朝南的并排着,个别的农户还是草屋,村前不远,有个二三亩地大小的池塘,环境算是挺雅的,她就寄住在东首第一家,相比之下是房屋较好的一户,屋后还有个小竹园.房东大嫂姓徐,是位年近五旬的人,待人非常和霭好客,见有人来找她的房客,犹如接待至亲一般又倒茶,又端水的,从这点看来她对她的房客,一定是非常关爱的。经我再三劝阻,别太客气,我对大嫂说;我只是胡   光的同事,她还不信,回我一句;“说是朋友也没啥,城里乡下都一样,先交朋友,时间一长就好了。

从她的言行举止便知道,她是将我当成胡光的对象来接待的,这反而使我有些拘束。说实话,经过这七八年朝夕相处,也可以说亲如同胞一样,自得知胡光她有恋爱对象后,我内心一直很矛盾,仿彿有种失落感,是生气还是怎的,便产生有意疏离她的想法,故拖这么久才来看她,亦正因这一因素驱使,使我一直在矛盾中徘徊,今天被徐大嫂这么一提,宛如又刺中了我的痛处,我能去作什么辯解,唯有俯首不语.

徐嫂是个明白人看我没回话,也将话题扯开了; “胡同志正在北山坡下刨树苗呢, 你快去找,没多远。”

我一听颇兀然,她那么矮小的个头,能干这么重的活吗!房东大嫂像是看出我的疑惑似的立即便补充道;“别看她个子小,干起活来可积极,不比我伲小姑娘差.”听她们这一说,我的心立即也宽慰了许多。

现在回味起来,在那建国初期,同志间的情感,是何等真挚,何等纯朴!真不是三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,若是说那是受了老一辈,同生共死的革命友谊的熏陶,还不如说是,当时年轻人之所以能结集在一起,完全是为了追求一个共同的理想;“迠设新中国而来。”那时他们生活上是包干制,供给制,即使有部份人是薪给制,而每月工薪也仅一二十元钱。但同志间的情感之深,如同手足,他们同住在一个集体宿舍里,又都是单身,工余之暇会如顽童般似的戏闹成一团,偶然也会同去路边的小餐摊,共吃一顿夜宵,那只是八分钱一碗的小馄饨而已,那般真纯的情谊,确是无法以金钱来衡量的。

在她房东家我也耽不住了,便直奔地里去找她。当我走到离胡光约二三十米路外喊她时,她不信来人是在喊她的,故她头也没抬,只顾仍在刨树,当我已直挺挺地站到她面前时,她才慢慢地仰起头,用那冷漠的目光瞥我一眼,顿时使我感到,彼此之间,像似已被一道无形的墙隔住了。是的,我知道我来晚了,倒并非我亦“站穏”了立场,而是上已所述怕接近她,怕别人议论我在充当第三者。我想,这一点无须表白,深信她也会理解的,但此时她对我愣着, 再从她那一言不发的睚眦来看,她似乎是误解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