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逸群

2010.8.2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.小说] 碧珠清音(五),往事如烟(修订稿)  

2014-07-06 07:54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此时此刻,老石惠然地想到了他那口子,他们的结合虽说是封建包办,可自婚后她待他的体贴是无微不至,而他这辈子给她带来的又是些什么呢?挂牌,批斗,跟着受诛连,使她?担惊受怕的过了这大半辈子,他去了‘五七’干校,她总怕他饿着冻着,只要月把没回家,她便背点炒面,或拿些啥,步行几十里路去看他. 前几年工资低,每月只能往家捎十几块钱,她靠她的双手将一儿一女拉扯大,成了家,但自己有时工作上受到挫折,心情不好,回到家还要和她拌嘴!惹气,想着想着,老石自言自语地叹了声:“唉,真不应该!” 他想明天就要回去了,待春后,一定得陪她到大城市,到景区,好好玩玩,见识见识,这辈子她哪儿也没去过.就只是在那家前宅后的一亩八分地里转。

夜深了,他还没亮灯,,独自坐在暮色中。办公室外的脚步声也稀了,除了生产区传来带节奏的机械声外,四周静悄悄的。即使是春夏之际,工厂也不像原野那样蛩鸣蛙闹,这般情景老石是再熟悉不过了,此时更显得是那般宁静, 周围的一切又是那般和谐,亲切。帐册、凭证、报表、算盘,仿佛孩子般的都已沉睡,这一切一切,明天就要离开它们,他真感到有些惆怅,突然,他自言自语地说了声:“再年轻十岁多好!”

瞬息,他又惋然一笑;多么荒唐。他端起茶杯来又饮了口水,拉着灯,顺手又掂起本总帐,翻开一页,当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八位数的固定资产余额上时,顿时脸上露出了笑容;看着这些自他进厂以来,一笔一笔逐渐增长起来的数字,心里也是热呼呼的。十六年来这个企业,固定资产总值几乎翻了一番。接着,他又往下翻了几页,突然看到在累计栏中有笔数, 小陈将最后一个数的0,写得拖出条尾巴, 变得像9字一样,这样显得整个账面多不匀称,他皱起眉头,仿佛心不在焉的小陈就在眼前.真想再叮嘱他几句。他这个人呀,一点不假,是个道地的婆婆嘴,在财会业务上对青年人的要求是精益求精,同时他还要求财会人员和自己一样,对一切办公用品,从一张白纸,到一个铅笔头都应珍惜,他常说管家的得以身作则么,不然怎能管家,他就是这般既认真,又‘小气’的人。

这时他还没忘记,早晨他去澡堂路过煤场时,那两台价值上万元的鳄式粉碎机,外壳都已经生锈了,孤零零的像没娘的孩子在露天搁着,无人心疼.他敛起笑容,感到内疚,买来近三年了,他和许多职工多次向厂长提过;买了为什么不安装使用,用不着又为啥要买它,假如本厂真用不着,也应及早调剂出去,至少也应将它放到棚底下,保管好它,看它日晒夜淋的.但这些忠言都泡了汤,至今这个厂在资金管理上,仍是一点计划都没有,公家的钱就如此好花。如今他快离厂了,想说些什么,连狗管耗子都不如,看来这辈子是,再没有过问的机会了,想到这里他又有点沮丧。

…………”锅炉的排气声打断了他的沉思,那粉碎机的影子才暂且从他的眼前退隐。

茶早已凉了,老石端起杯子又将它放下。再把那帐本往后翻了几页。材料,其他应收款……许多往事又涌到他眼前。

七三年秋,他结束了‘五七’干校的养猪生活,来到这县化工厂担任主办会计,虽已是四十挂零,能重操旧业,再掂算盘,若按迷信的说法,定是缘分未了.他抖起精神,忙着清账要账,为了几笔微不足道的应收款尾数,也要发信发电去催收,有时还亲自一次次登门去核对,寥寥无几的包装物押金,他也要弄个水落石出. 做账,审核凭证票据,一熬就是大半夜,当时财务科仅四人,没出半年,他便将财务科的工作理得井井有条。人家虽在背后也议论:“这么一大把年纪,办公室里待着不好受,不是下仓库,就是往外跑。” 还有的更挑明了说:“不就是想借着出去游山观景么..….”这些闲言碎语也传到他耳里,但他压根儿装着没听见,也没将那些闲话放在心里,唯一的是想,自己在那十年动乱中失去的太多了,如何将那失去的,尽力去补过来,乘自已精力充沛时,就多干一点!确实人到不惑之年是成熟了,石怀民他比以往更敢负重任,更争挑重担,他不忘先贤的教诲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么,”革命先烈在那样艰难条件下,为我们打下的江山,我们就不能将她建设好么,在工暇之余,他还联上了几句,留作自赏的诗; 题为[自悟]

此缘应是生前卜   不惑之年重染笺

业授良师髫龀别   历经坎坷志犹坚

不为蝇利拼争穴   钦仰先贤锦绣篇

细嚼渔樵千古语   韶华咫尺莫虚燃

五个春秋转眼即逝,化工厂的会计基础工作大有改观,帐册凭证、会计档案在县里算得上是一流水平。帐目清楚了,但是,企业仍是亏损,要账的堵门,老石忙白了头,也无济于事,他也明知,这个局面并不是靠“管家”扭转得了的,但他也犯愁:“企业这样下去,日子咋过?” 他彻夜难眠,想使一套新的招数,向厂领导建议:从财务角度对车间加强管理,实行按车间各自独立核算。他翻资料、写方案,忙了几天几夜,将方案交到厂长手里,厂长看了一遍,夸说方案写得不错,实施细则写得也很具体可行,只是又说得单开个会研究研究,谁知这一研究, 过了月把还不见音讯,一拖再拖,结果是泥牛入海不了了之。此后他多次再提到这核算的事,厂长们口径一致:“咱厂的条件不成熟。”

又过了两年,直到了八十年代初,三中全会掀起的农村改革浪潮,也波及到了城市,首先是许多家在乡里的职工,被经济承包制的冲击波冲得动荡不安,有的赞成,有的怀疑,有的反对: 这是走回头路,分田到户.”

老石并不盲从,他没时间去和别人争论,凭他的直觉,这是必行之路,而这条路企业也必定得走,且是迫在眉睫之事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