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逸群

2010.8.2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.小说] 碧珠清音(六),喜得知音(修订稿)  

2014-07-07 08:07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厂里负责生产的副厂长姓李名志祥,和老石同住在一个宿舍,年纪三十出头,中等个,前年才从省化工学院毕业的,一年多来,他俩纵朝夕相处,但从未为一些琐事,推心置腹的交谈过,自遇着这场风暴冲来后,将这两个家都在农村的陌友, 被抡到一个旮旯里了。 一日傍晚,还是这位年轻人先开的口;“石会计,这几个星期都没见你家走过,你们那里的承包搞到那一步啦!

这一简单的问话, 却洞开了他俩的心灵之窗。老石没有直接回答对方,而是反问了一句;“李厂长,你觉得这条路行否?”

“哪,怎么不行。”接着李志祥又说:“若农村的大锅饭再吃下去,国家便没有出头之日了。”

从不易激动的石怀民听了这一说,虽然外表没流露什么,但心中却泛起了无穷的波浪,回味一下似嚥了口蜜,总算碰着位知音了。

自此他俩彻夜不眠的从农村改革谈到城市前景,从如何提高生产力谈到企业的出路,从社会弊端谈到如何健全法制,从西方社会谈到中国的未来,甚至相对论门德尔松巴尔扎克,“伯格森的哲学观点”,甚至时装表演无不成了他俩的话题.他们同对雨果的“巴黎圣母院”赞不绝口,尤其怜悯那位残疾的撞钟人.   

在交谈中老石赏识这位青年的才华,从他身上看到了希望,而年轻人又钦仰长者的渊博学识,在这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小伙眼里,这老头已不再是只会算账的一个老掌柜了。同时在这些日子里,老石也彷佛年轻了许多。始此,他俩成了莫逆之交,只要两人碰在一起,话便来了,但他俩也发生过争执;

就在去年盛夏的一个夜晚, 也逢周末,大部份职工均己回家,集体宿舍显得十分清静.晚饭后,他俩先后回到寝室,老石坐在床头守着那张小桌子,刚拿起他那本爱不释手的诗韵合璧,李志祥放下手里卷着的那份扬子晚报,离开自己的床沿站起来,又先开口:

“石会计,最近我一直在思索,我认为一个人不应当只有‘知足’感,‘知中常乐’在某种情况下,也不一定是对的。”

志祥说得那么自信坦然,使老石感到颇为愕然!接着便反问了一句:“怎么!人不知足还应当有‘野心’?”

“对,人就得有点‘野心’。这位青年厂长很果断地重复了一句。又说:‘野心’ 它也是一种动力么!人类社会自古以来,能有所发展,一半应归功于它,若没有它的疯狂,没有它这股动力!每个人都满足于现状,社会能有所发展?说完李志祥以诡谲的目光正视着对方。

老石很快便接上了:“不对,这不叫是野心,是雄心,也就是理想和向往么。理想是高尚的,怎么能和‘野心’扯到一起呢,这是唯有高级动物的人类才有的。”

“是的,但理想就是包含着野心,理想往往受现实的束缚,它没有动力,若不加上点狂热,也就是常说的‘野心’,它是不能产生飞跃的。”

“照你这样说 ,人不安于本职,胡思乱想,想当官、想发财,为了达到他的野心不择手段,行贿,拉关系、偷呀、抢呀,这些都是可取的罗!”

不是,野心的爆发,它仅能起个哄动效应,但究竟用什么手段使它哄动,是有学问的,更主要的是当他一旦爆发后,应如何去驾驭它,制控它,这又是一回事。在法制社会,在事前,尽可能考虑周全些。” 这位青年厂长指手划脚的说着,神采奕奕地类似在作精湛的演讲.

老石这时没急于去反驳他,让他吸了口气,才接着问:“那你为什么偏偏要将这种动力说成是‘野心’呢!就说成是追求或是壮志不好么,然后组织发动大家,努力去为实现这一共同的目标而奋斗,不也是一句话?

你们啊!三五牌的干部都驯僵化了,步子就是不敢跨大一点.说一声有‘野心’,想当官,就不顺耳,外国军队中不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么,不想当统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一个人想当官又有什么不好,当厂长办好一个企业,当县长,管好一个县,不好吗?这一点连封建社会的穷秀才都不如,穷秀才十年寒窗苦,金榜题名当了官,不就是想的能为社稷办点事。若没有这一点名利心在促使他们上进,哪儿来那种悬梁刺股的苦读精神,再说发财有什么不好!几十年来不让人家发财,所以国家穷,社会设施落后,一个人富起来,周围的人也跟着沾光,企业发了财,你们当会计的,也甭整天愁哪儿去弄钱发工资了吧!李志祥十分得意地接连说了这一大套,说罢得意洋洋的瞅着老石。

“我总觉得那是两码事。”石怀民不紧不松地回了一句。

“不问两码事一码事,人人都去想发财,都有了发财的‘野心’,社会就有了一股强大的动力,这股动力自然而然的推动着社会前进,当然法制得紧跟上,使这股动力先有个套,防它脱缰,像黄河的水应它顺着河堤淌,别让它泛滥!也别怕人家争官,通过考试,公开公平竟选竞争,让人家去争,让群众去选;当的是清官人民会拥护他,颂扬他,当了脏官、贪官、群众监督他,罢免他.是奸臣,像历史上的和坤遗臭万年,人民会唾弃他,给他的鼻子用白粉画个圈,那有什么不好,你说对不”!说罢,李志祥又用稚气般的目光看着老石,试图想看看对方,被自已的观点征服没有.

老石笑了,显然李厂长的要致富,要有股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论,这些想法原则上是与他不谋而合的,但他总觉得做人,首先应有自知之明,还是安份一点为好,所以他还是不同意这位青年厂长的‘野心’论。 总觉得这个词不多光彩,不悦耳。什么“野心家,工贼,叛徒”这一类贬义词,对他说来这一生中听得太多了,故总感到太刺耳,他不想再谈论这些,说了声:“咱暂且不谈那么远。” 便将话题引开了。

接着老石以和缓的口气问;“最近厂部也讨论过咱厂究竟该咋办了吗?”

李厂长也没接着扯下去,便回答老石的提问,“也议过,不过从那儿着手大家意见不一。” 稍一停他又往下说:“若按你前一阵的设想,搞车间一级单独核算,大都认为难度太大,但若不走这一步确也没更好的法。”

石怀民一听对味,很快便接上了:“难度大,不要紧,摸索着干么!中央不也提倡摸着石头过河。”

“我也想过,咱一点基础都没有,指标,定额,又从何处着手,一切都像是没把的葫芦咋….抓?”

“有啊!从工资着手,工资不就是个‘把’么?”

“工资!”李厂长愣了一会,当他很快领悟过来后,便兴奋地说:“这倒是个法,产量和工资挂勾,工资和产量捆在一起。”

“是啊!把工资和产量捆在一起,有很多厂早已这样干啦。”

“对!就这么干!”一老一少似乎同时喊了出来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